陈小春硬朗黑白写黄小柔微博真曝光 再现“古惑仔”时代

音乐资讯 娱乐2 评论

搜狐娱乐讯 近日,陈小春为某杂志拍摄的一组黑白写真曝光,照片中的他眼神坚毅,面容硬朗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冷峻与感性交织,平添了一种从容大气,举止投足间尽显熟男魅力,极具视觉张力。据悉,陈小春此次受邀拍摄古惑仔二十年专题,与好兄弟郑伊

  文隽曾在访谈说,单一的电影类型已经不足以吸引观众。改编时, 有意将原著漫画复杂的情节删减。兄弟因利益反目、陈浩南因吸毒被罢免龙头地位、洪兴社的江湖地位一落千丈等等,都在电影改编后删去了,留下一个简单纯净的江湖。

  近二十年后参加节目时,他们还在解释“不是坏人”。郑伊健有时会委屈:“我们本身是歌手,但是拍完《古惑仔》,很多机构顾及形象,不会找我们合作。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提到这个角色都很敏感。”

  吴志雄在八十年代已是铜锣湾的话事人,负责铜锣湾、湾仔的赌档,职位是426双花红棍。后来生意失败欠下巨债,退出江湖。

  对于电影常把江湖人物塑造得威风凛凛,把黑社会的道义描绘得伟大、感人,吴志雄认为: “电影只是梦工埸,是娱乐,并不真实。它把黑社会英雄化、美化了。现实中的黑社会根本没什么义气可言。”

  这首歌也是2013年 “古惑仔岁月友情”演唱会台上台下大合唱的经典曲目。兄弟友情,是《古惑仔》系列最为人称道的价值观。戏假情真,郑伊健、陈小春、谢天华、林晓峰,几位演员从几乎陌生到成为好友,都是因这部结缘。

  “那个坠落的镜头是没剪辑过的,很大挑战。年轻贪玩也是真的,被细细的一条威亚,吊到五层楼那么高,向下看还是很害怕的。镜头要一直跟着我,我被威亚放到距离地面大概一尺的时候,收住,再直接放下来,画面里看就是一个人直接从五楼掉下来的感觉。”

  《古惑仔》系列的英文译名是Young and Dangerous。危险,是古惑仔上位征途上的必经考验。浩南经历了大佬B、女友苏阿细、兄弟大天二的惨死之后,成为了铜锣湾话事人。每一次这样的情节,都是片中感情戏最重之处。会合的散摊、嘉年华气氛的散去,以及马戏团拔营之后的荒凉,是浩南要独自面对消化的,也是长大后的观众们回味最多的。

  吴志雄做过不少黑帮片顾问,扮演黑社会大佬,却反感黑社会文化,并不认为黑社会有道义可言。他曾在访问中慨叹: “在江湖打滚,得到的是身上几处伤痕、刀疤,还有一个恶样!” “黑社会能给你的就只有三个字:黑社会!”

  《消失的光阴》唱:“捱过无尽变幻,停手只怕未惯。犹幸有手足撑,何用太早散”。郑伊健说,现在五个人一起在筹划新的合作机会,审慎物色剧本,希望能用现在的影响力去引导观众,而不是一味迎合,“会是一个新故事”。

  暴烈青春与黑色浪漫

  友情岁月

  金融风暴席卷,已无豪客一掷千金。到零三年非典过后,最多富商帮衬的尖沙咀大富豪、中国城等夜总会生意一落千丈,濒临结业。如今尖东最旺的铺面已不再是娱乐场所,被金店和贩售奶粉的药房取而代之。同时间,2004年朗豪坊等大型购物中心落成剪彩,也让原本盘踞于旺角砵兰街一带的莺莺燕燕作鸟兽散去。红灯区已成历史。

  扮演“山鸡”的陈小春则没机会接触古惑仔——他被爸爸用铁链拴在了门闸边,弟弟妹妹在身边跑来跑去,“如果他不锁我,我可能就真的去乱闯,和他们一模一样。”

  二十年,他们经历了自己人生中的重要变化,为人夫、为人父。 虽然算不上一路同行,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对彼此的感情。共同的价值观,互相尊重、给对方空间,让这段友情的分寸感恰到好处。2013年,五位“古惑仔”再次合作,没有找到合适的剧本,最后决定以舞台呈现。

  黑帮片的“古惑仔”时代

  “当然我们又不是真的古惑仔,朋友之间没那么刺激动荡生离死别,也不会特别跟对方表白什么,” 林晓峰说。他饰演的“包皮”胆小怕事,“这是最接地气的一个人物,身边经常能见到这样一个肥仔。” 小时候林晓峰喜欢踢球,在球队里当守门员,颇有控制场面的大将之风。“但我很尊重队长,就像在《古惑仔》里配合角色需要一样。现在我们五个合作,需要我做配角帮衬,我也没二话。”

  陈小春笑言,古惑仔打了人,至少还知道是谁打的,高登仔(香港网络水军)不负责任的骂了你,你都不知道是谁骂的。

  文隽说:“古惑仔系列不像以往的江湖黑帮片,它是江湖片加青春成长题材。所以观众群很广泛。” 青春偶像演绎的流行漫画,全民都进入了狂欢的古惑仔世界。

  几位分别坦言,兄弟情义在今天其实很少见了,观众看到这五个人还在一起,也是一种心理安慰。电影中兄弟情义对男性观众的抚慰,一如爱情之于女性,是精神鸦片,也是凡俗生活的英雄梦想。红馆舞台上,烈焰熊熊,郑伊健把光环归于兄弟:“如果少了这个团队,电影不会这么经典!”

  吴志雄现在向别人讲黑社会的历史,也是劝人明白黑社会真实的一面。他慨叹:“道义两个字,以前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,现在没有了,现在的黑社会是不懂理解的,不会讲义气,而是儿戏。”

  愿意为团队牺牲、为对方付出,是他们合作的基础。“若路上未同伴到底何必称兄说弟,若是任旧同伴跌倒何必一起上路” “朋友情义,随意去说说太容易”“自己知唯知己可以,有苦有难时永不容辞,是知己自己怎可以,到天塌下时各做各事”。不止是歌词,更是他们真心所信。

  “郑伊健从第一天开始,拍完镜头都要说,‘我的银色旅途又告一段落了',每一天都这样。"陈小春笑着回忆。

  财源干涸让黑社会日渐衰落。除了传统的黄赌毒生意以外,小巴运输业、殡葬业、垃圾回收业等等,都有帮派势力渗透。黑社会让吴志雄见识到,有钱就有朋友,没钱就没朋友。

  有前帮派成员表示,以往活跃在低下层的黑社会文化,早已荡然无存,就连帮会中人,也不再尊重社团。“以前古惑仔,挣到钱都会交一份给社团,社团才有钱筹办红白二事,或者出钱和其他社团打仗。现在,古惑仔都自己挣钱自己花了,哪有人维护社团。以前出来谈判,还互相尊重对方是什么字头、辈分,现在谁认识谁。”

  郑伊健说他们几个人,性格天差地别,如果没有这部戏,估计不会有交集。平时虽然很少见面,各自忙碌,但任何一个人有事需要帮忙,大家都会出来。对林晓峰来说,相交二十年,他们早已成为家人, 都在心里。当年在澳门桥拍砍人群戏时,林晓峰几乎被车撞倒,幸亏谢天华一手拉住,救他一命。

  仅凭票房,并不足以说明《古惑仔》的成功。这一系列未能在大陆院线公映的电影,却在地下流行如野火蔓延,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。从北方县城到南方小镇,几乎每个录像厅都在放映古惑仔。直到2007年,谢天华来大陆参加湖南卫视《舞动奇迹》时,台下观众欢呼 “大天二”,他才知道这部戏在大陆影响如此之大。而多年后陈小春去台湾,他遇到了这一幕:“有一天喝完咖啡,出门有两排人叫:我们都是蒋先生的人,我说拍戏而已,他们说不是拍戏,是真的。我说谢谢谢谢谢谢,两排人鞠躬鞠躬鞠躬。”

  有一次郑伊健接受文隽访问,说到自己这一代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牺牲品:“我极不赞成政府把学生分类,精英学校以外的人就被忽略,如果升学派位派到不好的学校,那里完全是古惑仔集中营。我那间学校还好,算中间。”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

订阅号"123娱乐"

邮件订阅

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更多的精彩内容:

推荐文章

猜你喜欢

最新吐槽

豹赢彩票app下载 盛大彩票-注册 新乐彩票平台|注册 799u9com彩票-值得推荐 红树林彩票平台|官网 新乐彩票平台 优乐彩票网投-Welcome 豹赢彩票app下载 快3彩票官方投注 富华彩票登陆链接